首    页 | 政协简介 | 政务大厅 | 动态消息 | 重要会议 | 建言献策 | 提案天地 | 文史长廊
专委工作 | 党派团体 | 县级政协 | 团结联谊 | 处州艺苑 | 学习园地 | 委员风采 | 自身建设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委工作
 



挑牛粪吐了一地
 
 
发布时间: 2013-06-04

1968年年底,那年我才17岁,戴着大红花,在一阵阵敲锣打鼓声中被送到了西屏镇一大队插队落户,我被分在三小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汪碧珍

 

挑牛粪吐了一地

第一个打锤的女知青用松阳话读报

 

 

  报到的第二天,队长就安排我挑牛粪。还没走进牛栏,一股股臭气就扑面而来。放下畚箕,我拿起耙锄一掘,一翻,一钩,马上就有白花花的虫子四处蠕动……牛粪还冒着阵阵热气,我闻着一阵恶心,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顿时手脚冰凉,脸色苍白,紧接着“哇”的一声吐了满地。其他社员看到我这样,就赶紧围过来,带我去洗手休息,同时安慰我,慢慢会习惯的……

  洗完手平静下来,想起自己下乡前立下的誓言:练一颗红心,磨一手老茧,扎根农村一辈子,我暗暗下了决心,这个关一定要过!于是我硬着头皮,闭着嘴巴,屏着呼吸,用耙锄将牛粪装到畚箕,挑到田里。撒牛粪的时候,闭着眼睛像其他社员一样,用手将爬满白花花虫子的牛粪一把把地撒到地里……就这样,我跟着社员们学做各种各样的农活,手磨出了一个又一个血泡,血泡破了马上又会有新的长出来,不到半年时间双手就布满了老茧。

  在队长和其他老农的悉心指导下,我很快就学会了各种农活:割稻子、除草、做烟垄、做番薯畦、拔秧、插秧、插灰、耘田;学会了用脚踏式人力打稻机打稻;还学会了两个肩膀轮流挑担,在酷暑烈日下的砂石路上,赤脚挑着一百七八十斤重的担子健步如飞。

  就这样我顺利地过了劳动关,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每年出勤和男社员一样,都在350天以上,成了队里的劳动能手,年年被评为优秀社员。同时我还得到了大家的信任,成了队里的出纳、记工员,队长还把仓库里的谷印交给我保管。

 

                                                                                  第一个打锤的女知青

 

  1970年,为了使全公社所有的农田都能灌上水,西屏镇革委会决定做电力灌溉设施。当时全社男女老少都参加了挖方挑土,做了一段时间,电灌管理委员会把我抽调为管理员,配合进行综合调度。

  做电灌需要开山放炮,由于人手不够,打炮眼时我就给打锤师傅做助手扶钢钎。师傅力气特别大,一锤下来,我的手被震得发麻。我小心翼翼地扶着,生怕打锤师傅砸偏。连打了几锤之后,师傅说累了,先休息一下。我想与其提心吊胆扶钎,不如也试着打锤。于是我跟师傅说:“我想试试。”师傅一脸的怀疑:“不会吧,你可是女同志!再说了,我也不敢给你扶钎。”但当我接过锤子,学着师傅的样子一锤一锤认真打下去的时候,师傅还是看呆了:“这都是男人的活,想不到你这个女同志还真不赖!”

  作为第一个打锤的女知青,我一下子就在全公社出了名。当时遂昌县广播站的叶祖青同志闻讯还特地跑来给我拍劳动时的照片,发表在《广阔天地里的知识青年》栏目里。

                                           

                                                用松阳话读报

 

  下乡的那几年,大队革委会要求每晚都要政治学习,因此每晚记工分前都需要读报,作为下乡知识青年,我理所当然被选为队里的读报员。

  虽然我只念了两年初中,但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班里的读报员,想想这事应该不难,于是欣然接受。但当我拿起报纸,才念了个标题,就有社员大叫:“听不懂啊,用松阳话念嘛!”顿时哗声四起,这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我涨红了脸,尴尬地站在大伙中间,好不容易才用松阳话结结巴巴地把这篇文章读完。

  接下去该怎么办呢?用普通话读报,社员听不懂,肯定不行;队里就我一个知青,一时也找不到其他人做读报员……正在发愁中,县广播站响起了本地方言节目,于是我每天就多了一门必修课,听方言广播,遇到吃不准的字就去请教有经验的长者……渐渐的,社员们对我读报不再有异议,甚至还会拉着我问报纸的有关内容,由此生产队里政治学习的氛围也慢慢浓厚起来,一时间我跟社员们的关系也就更深了一步了。

                                                                       

                                                                                                            

                                                                                                                     知青代表会上的囧事

 

  无论是日常的劳动,还是队里记工员和出纳的工作,我始终一丝不苟,深得社员们的信任,所以年年被评为优秀社员。1971年年底,作为优秀知识青年代表的我和作为优秀军属代表的大队妇女主任吴兰秀一起去参加遂昌县知识青年代表和军烈属代表会。

  大队妇女主任丈夫早逝,一人含辛茹苦把子女抚养大,一个儿子是大学生,一个儿子参了军,很不容易,而她也因非常热心大队的各项工作而被推荐上台发言。由于她不识字,因此当时的松阳区革委会一位姓钟的主任就委托我代她发言。我建议用第三人称念,钟主任说不行,一定要按发言稿念,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台。尽管上台时我还特意声明自己是代替妇女主任发言,但我念到“我把一个儿子培养成大学生,同时又送另一个儿子参军”时(当年我才20岁,尚未结婚),台下还是哄堂大笑,顿时自己满脸通红,得不行,都不知道怎样把稿子念完回到座位的。也因此,当时参加代表会的代表们都记住了我,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屡屡还被他们当作笑料调侃。

                           

                                                                                                                             摘橡子遇马蜂

 

  1973年下半年,我被派往三都乡上源小学任民办教师。当时学校只有两个班级,一、二、三年级一个班,四、五年级一个班,我和另一个老师一人负责一个班级的教学工作。

  每年的十一月份是小秋收,我和另外一名老师都要带着80多位小学生上山摘橡子。这些学生里,最大的十二三岁,最小的才六七岁,由于学生很多,每次劳动或外出活动我都格外小心,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因此都会再三交代安全事项,直到所有人平安到家才放下心来。

  一天我们在山上摘橡子,傍晚快要收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学生哇哇大叫,我赶紧跑过去,原来他不小心碰到了橡子树上斗笠大的马蜂窝。瞬时,成千上万只马蜂倾巢而出,齐刷刷地飞向他。“不要怕!”我赶紧放下手上的活,飞奔过去,脱下自己的外衣扑打马蜂,同时火速用衣服包住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学生,把他抱在怀里。顿时,只穿汗衫的我成了众矢之的,大马蜂劈头盖脸地向我扑来,我一手护着头,一手抱着学生,蜷伏着拼命往前跑……好不容易冲出马蜂群,我已经被蜇得浑身是包,头肿得像篮球一般大,眼睛也快睁不开了,全身上下像针扎一样难受,不过看到学生安然无恙,顿觉安慰。

  到了晚上,学生家长,还有大队干部和其他家长纷纷赶到学校,给我送来了红糖(用红糖涂在患处有特效)和草药,他们还要求公社完小校长表彰我,说我“爱生如子”。事后,有人说我,又不是你自己班里的学生,你冲那么快干嘛?其实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回过头来,我想,不管是谁,我都会冲上去的。

                         

                                                                                                                           火灾后的温暖

 

  1978年上学期,我被推荐参加遂昌县“五·七”大学第二期师训班进修,能坐在宽敞的教室里聆听老师的讲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在那里我如饥似渴地学习。

  5月8日上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我正在认真地听课做笔记。突然,教室的门猛地被推开,来人的目光将整个教室扫了一遍,然后看着我:“快回去,你家着火了!”“啊!”顿时大脑里一片空白,我跌跌撞撞一路跑回家,感觉脚像踩在棉花堆里……

  昔日整洁的家早已变成一片废墟,没燃尽的板壁和柱子还冒着青烟。母亲边哭边收拾,可惜大火把所有东西都烧尽了,全家九口人仅有身上穿着的一身单衣,只有我两岁的女儿因为感冒而多穿了一件棉衣……父亲闻讯刚从单位赶回来,看到这个场景竟然也是老泪纵横,一筹莫展。而当时的我还怀着身孕,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别担心,有政府,有我们呢!”镇上的领导来了,父亲单位的领导来了,我三都学校的领导和同事们也来了,甚至师训班的老师和同学们,以及亲朋好友们都来了!镇领导给我们安排了公房,还发了失火救助金、棉票、布票和粮票,亲朋好友送来了衣服和大米,我所在学校的公社党委书记鲍林章还特意分配给我一条棉絮(当时公社的棉絮都分配给农村贫困户的)……

  1978年下学期,我在三都公社松庄小学教书,由于没有草席,我就铺上报纸,然后盖着棉絮睡觉,睡不了多久报纸就碎了。公社完小的卢建云老师听说后,特意给我送来了草席,我们也因此成了特别好的朋友。1978年11月,为了照顾受灾的我们,县里破例招工(当时政策规定怀孕将不在招工范围内),把我安排到离县城最近的水南乡文化站!临走前父亲教育我说:“你要努力工作,要懂得感恩!”

  十年的知青生涯,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历经了众多的艰辛和磨难,当时的前途是那样的迷茫,生活是那么的苦涩,但我无怨无悔,因为在最真实的土地上和最淳朴的人群中,我学会了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同时还练就了健康的体魄。这些年来,无论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每每想起曾经的知青岁月,想起那些年,那些事,就有了无穷的力量和勇气。45年过去了,当时经历的很多事情始终历历在目,成了我一生当中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成了我一生当中最宝贵的财富!

 



 
(来源:  作者: )
 
相关新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