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政协简介 | 政务大厅 | 动态消息 | 重要会议 | 建言献策 | 提案天地 | 文史长廊
专委工作 | 党派团体 | 县级政协 | 团结联谊 | 处州艺苑 | 学习园地 | 委员风采 | 自身建设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县级政协
 

脚下是山路 心上是群众

记谷江南主席在里东救灾现场
 
 
发布时间: 2015-11-19

    11月15日,下了整整两天的雨,终于停住了。距离雅溪镇里东村山体滑坡已经过去了近40个小时,搜救行动还在争分夺秒地进行着。
    刚从救灾一线下来的谷主席,没有片刻停顿,又连忙赶往灾民临时安置点。灾情发生后,作为区政协主席,他和其他区领导一起,站在了抢险救灾的第一线。虽然安排了轮班,但连日的奔波和焦虑,仍让他显得有些疲惫。
    安置点设在李氏宗祠,这个平时安静的地方,如今却人来人往,有些嘈杂。老旧的祠堂并未因聚集人气而添上生机,或许历经风雨沧桑的它,面对此情此景也仍会叹息吧,毕竟是因为受灾导致的滞留,毕竟大家的心里都带着离家的伤痛。
    谷主席踏进祠堂的时候,刚刚在一线救灾时的雷厉风行便都褪去,变得十分柔和。面对受灾群众,他的心里变得沉重起来。他询问了几位被临时转移安置的老人,“饭菜吃得好吗”“夜里睡觉被子够不够厚”“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这些都是他最牵挂、最在意的问题。因为,灾民已经遭受精神创伤,生活上必须要得到绝对保障,越是“非常时期”,越要“非常重视”,这是容不得丝毫马虎的。
    跟几位老人聊过后,得到的反馈都是“挺好,饭菜热,被子也厚”,谷主席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时,身边工作人员的话,又让他的心提了一提。“主席,那边那对夫妇,丈夫叫李东平,妻子叫潘秀霞,他们的父母和两个女儿,在这次山体滑坡中死去,他们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
    谷主席快步走到这对夫妇身旁,看到已经无力支撑的妻子潘秀霞躺在临时床铺上,双目无神,丈夫李东平低着头蹲在妻子身旁,一言不发。巨大的悲伤仿佛抽干了他们的情绪,他们没有表情,也没有言语,时间停在了他们失去双亲和孩子的那一刻,再也无法向前。
    谷主席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东平啊,我来看看你。你心里痛,我知道。”刚说完一句,一直沉默不语的李东平,突然就红了眼眶:“我没爸妈了,我女儿也回不来了。”谷主席的心揪了起来,他搂着李东平的肩膀,与他谈了良久。倾听他的诉说,安抚他的伤痛,告诉李东平,要坚强起来,身边的妻子还需要他的照顾,希望他能够振作一点,好好活下去。
    谷主席又转过身,劝导潘秀霞多少吃一点,她伤心过度的脸上挤不出一丝表情,只是轻轻吐出几个字:“我吃不进去。”谷主席看了看李东平,让他帮忙一起劝劝。在谷主席和李东平长时间的劝说下,潘秀霞缓缓开了口,声音微弱得难以听清,可谷主席却听得清清楚楚:“她说她要喝点汤。”短短一句话,即刻扫去了身边工作人员脸上的阴霾,他们心口的石头落了地,连忙跑去厨房准备食物。谷主席却仍不放心,自己走到厨房,找到烧菜的阿姨,带她出来确认了一遍李东平夫妇,请她务必要多留心他们,做点易消化的面食,让他们多喝点暖汤。
    这边的灾民安抚工作还未结束,外面又传来塌方山体出现不稳定迹象,且夜间将开始降雨的消息。此刻,他最先想到的就是一件事,要马上去村里检查村民是否全部撤离,防止有村民擅自返回并滞留家中。在与胡献如常务副区长做了简单沟通后,他就带领区政协卢进副主席、王金友秘书长、雅溪镇孙海波镇长以及里东村现场救灾中心第三组的廖诩慧组长,迅速赶往位于塌方体周边的农房聚集区。
    山路崎岖,小道难行,谷主席却在山间步伐如飞。他满心里都是对村民安危的担忧,已无心顾及其他。他一户户查看、一间间敲门,不停大声问着,还有没有人在家,生怕漏了一个人。果不其然,在山顶的民房里,一位70多岁的农妇还滞留家中。经过询问得知,她是昨晚撤离到安置点,看今天天气放晴,觉得应该没有危险,便沿小路偷偷返回了家中。谷主席忙劝她撤离,起初她觉得小题大做,但谷主席仍不厌其烦地反复劝导,告诉她这里临近塌方体,属于不安全区域,要是家里有什么财物放心不下,就赶紧理一理,随身带着,回安置点去,不然自己就要蹲点在这里守着她了。农妇看着谷主席满脚的泥水和严肃的表情,终于答应撤离,她说,没有想过领导会这样不顾山路难走,不顾个人安危,跑来找自己一个老太婆,她心里很感动,不能给大家添乱,准备马上就回安置点去。撤离了一户,谷主席稍稍舒了口气,连忙继续奔波。
    暮色四合,眼看又要入夜,谷主席的心中更加焦急。刚刚敲开的那户人家,证明了他的猜测是存在的,也许还有别的村民已经返回家中。一想到这,谷主席加快了脚步,一分一秒也不敢耽搁。这支临时巡查队,就在暮色里,走遍了山间的每一条小路,敲遍了村里每一扇房门。谷主席深深浅浅的脚印,踩在了土里,更印在工作人员和村民心里。每一个脚印,都踩出了一个“踏实”。
    走完最后一户时,天已经全黑了,回到指挥部,谷主席才察觉到疲惫和饥饿。看了看时间,早已经过了饭点。想起还存在险情的前线,和夜里即将袭来的雨水,他心里又挂念起了救灾现场。匆匆吃点快餐后,他又马上起身奔赴救灾现场指挥中心,准备投入到下一场紧张的抢险救灾战斗中去,匆忙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夜色中。
    (责任编辑:董伟)



 
(来源: 莲都区政协  作者: )
 
相关新闻
 
 
【关闭窗口】